搏击

弃僧 第二十四章 谈判

2019-12-02 14:3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弃僧 第二十四章 谈判

“圣女殿下。”

卡帕兰看着韩弃已经停下定定看着他,笑了一下,就直接看向圣女。事实上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一只龙,只有一个人被他放在眼里。

走上前一步,笑着看着圣女。

贝蒂下意识来到圣女面前,怒视卡帕兰。

夜魔女已经走过去,拽开韩弃到旁边。

卡帕兰微微行礼,叹息示意圣女:“我真的不是埋怨你。但是从奥尔德二世皇帝陛下讨来一个大人情,城禁了帝都城门。摆出最大的仪仗迎接您……您却偷偷自己进来。不止让圣庭罗曼分部的上下失望,也为圣庭的声誉蒙上阴影。”

停顿一下,卡帕兰指着几人:“现在算什么?弃儿?盗贼?弃龙?与他们为伍还进入堕落肮脏的这里……”

“这里不也属于圣庭吗?”

圣女平静开口,看着卡帕兰:“堕落肮脏的……也许就在圣庭本身。”

卡帕兰笑了笑,看着圣女:“好了不多说了。”

打量圣女,卡帕兰行礼:“今天闹了这么久,殿下也累了。安排您休息一下,明天去城门重新接您进城……”

轻声一声,卡帕兰无奈开口:“也不能总是城禁吧?毕竟这里还是罗曼帝国的帝都。不是圣庭山。”

圣女和卡帕兰对视,卡帕兰也看着圣女。

许久之后,圣女点头:“能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吗?”

卡帕兰眉头轻皱,没有开口。

圣女环视周围,看着卡帕兰:“如同主教讲的。这里除了我的侍女,要么弃儿,要么盗贼,要么弃龙……而且是最后一层的最里面。你是怕我拖延时间还是怕我逃走?”

卡帕兰沉默片刻,轻笑后退:“怎么会?最尊贵的圣女殿下,是圣庭的标志。这里虽然是分部,但也是您的圣庭。”

关门之际,卡帕兰开口:“只是别太久……毕竟我们还要对信徒和外界负责。圣庭不是一个人的圣庭,一切都为了圣庭的声誉。”

圣女微微低头:“神的信念……”

卡帕兰收起笑容低头:“我的意志。”

说完躬身关门离开了。

打官腔,虚伪的沟通。

没有人相信会给太长的时间。

但能争取到这点时间,已经算是很难得,而且将是最后的时间了。

再次进来的时候,一切也就算图穷匕见的时候。

圣女慢慢坐下,揉着眉头沉思。

“吼!!”

嘶吼声突然打断众人,圣女抬头,有些无奈的目光看过去。

韩弃拿着银箍棒,居然正在撬动青龙脖颈上的锁链。很是认真的模样。

夜魔女忍不住想笑,看了圣女一眼,皱眉上前拽着他:“喂!”

韩弃不理会,只是将银箍棒别好之后,助跑要用力踹向底端。利用杠杆原理要将锁链撬开。

“说了有符咒加持的你还要继续?!”

夜魔女在他助跑中途直接将她拽下来,差点给自己带飞还是韩弃落地拉住她。

“如果我自身难保……卡帕兰会说到做到。”

圣女看着韩弃:“这里谁都不会有命活着……包括这只弃龙。”

“叫它青龙。”

韩弃看向圣女:“叫我们弃儿就算了……叫它别带个弃字可好?”

圣女还是看着他不说话。

韩弃一顿,回身看看依旧嘶吼晃动的青龙,半响看着圣女。

“除了和神沟通以外……学没学过别的技能比如谈判?”

贝蒂看看韩弃,又看看圣女,以前她肯定多嘴的。但此时韩弃的地位经过这一次的遭遇慢慢上升,而且面对眼前的境况,她也没什么能说的了。

“你想说什么?”

韩弃靠坐在青龙爪前,拽过银箍棒不放弃地依旧撬着,一边开口:“如果他杀了你,神会知道吗?”

圣女点头:“会的。而且会降下神罚。”

韩弃恩了一声:“可你知道真正的幕后主使,你最大的对手其实并不是他对吗?”

圣女沉默,不一会摇头:“我没把任何人当对手。”

韩弃笑了一声,抬头看她一眼:“弃儿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不一样被踩压审判裁决?”

圣女皱眉:“直说。你认为要怎么谈判。”

韩弃放下银箍棒,起身用脚踩。

“你是不是已经做好准备……”

韩弃看她:“或者下定决心在以后做好准备,进行这场圣庭内部关于你自己的,权力斗争。”

圣女摇头:“如同你说的。这种事我没得选择。”

韩弃点头:“以后慢慢适应吧。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解决眼前的事,你要开始了。”

圣女起身看着他:“怎么开始,要做什么?”

韩弃沉默一会,双脚站在银箍棒上如同踩着跷跷板。

“利用你的优势,回避你的劣势,换取你应得的。”

圣女没说话还是看着他。许久之后,突然走向门口。

贝蒂和夜魔女都愣住了,惊讶看着她打开门。

重新走进来的卡帕兰主教也是疑惑不解。

更别说话都没讲完的韩弃,愣愣站在银箍棒上一颠一颠的,看着这场面很是荒诞。

加上……

青龙的咆哮……

“吼!!”

――

“有决定了吗,圣女殿下。”

卡帕兰虽然疑惑居然这么快就想好,但是这样更好。别再有任何变数。

圣女点点头,突然有些疲惫的呼出一口气,靠坐在一边指着韩弃:“这是我的弃儿,身为主人的我,在来的路上将他收归,和贝蒂一起侍奉我的起居和日常事务。他的头脑很不错,我打算将以后的一切交给他来处理。所以这次算是一个考验……”

最后这句话是对韩弃说的。

圣女平静的目光看向嘴咧得老大的韩弃:“你负责和卡帕兰大人谈……”

直视韩弃双眼,圣女轻声开口:“代表……我。”

贝蒂偏头不语。

夜魔女表情怪异看着发懵的韩弃,嘴角上扬。

“额……”

“哈?!”

韩弃手抬起指着自己,下意识从银箍棒上下来没了内力支撑。

银箍棒变软当的一声落下给他吓一跳。

“吼!!”

青龙又配音吼了一声将韩弃惊醒。

韩弃皱眉看着圣女,圣女已经闭眼靠在墙壁,要休息的模样。

卡帕兰第一次将目光投向韩弃,不准确。

应该是第一次仔细打量韩弃。

光头看不到头发颜色,但瞳孔和眉毛确实是弃儿的。

虽然一直没亲眼看到听到韩弃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但只从他拿着重银之精并且和青龙很亲近的模样,他很随意的在刚刚就给他判了死刑。

反正杀一个弃儿如同杀蚂蚁一样那么简单。

但此时,他在犹豫。

圣女到底在搞什么?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虽然从他了解圣女的做派和行事风格来说,不像。

轻咳一声,卡帕兰主教平静看着韩弃:“你是圣女殿下的……”

“主人。”

贝蒂突然开口:“他叫殿下为主人。”

“喂!”

韩弃皱眉看着贝蒂。

贝蒂偏头不说话,只是靠着闭眼休息的圣女划着墙壁玩。

卡帕兰一顿,点头看着韩弃:“好。那你说说吧,要怎么谈,有什么打算。”

这也没意外。

猫狗理论的理解。

有的是野猫野狗没人管没人理,冻死饿死或者被人虐死。

有的就是有主人有狗证的,那么打狗就得看主人。

神赐大陆的弃儿大多数其实并不是野猫野狗,而是有主人的。

当然,极少数命好的是被当宠物养,锦衣玉食也不算稀奇。甚至获得宠爱,但这是极少数的。

要么外貌,要么头脑,要么有什么一技之长取悦主人。

可以做泄欲工具,可以种地,可以帮忙管家。

反正也不会魔法斗气不怕他们背叛,大不了杀掉。

可总归,都算是奴隶,可以生杀予夺。

“呼。”

韩弃捡起银箍棒,随意缠在腰间系好。

已然如此……

靠。

罪过罪过,又三毒了。

“从此以后圣庭罗曼帝国分部……归属圣女。”

韩弃看着卡帕兰:“讲完收工。”

“呵。”

夜魔女坐在一边笑着。

贝蒂下巴掉在地上。

圣女也睁开眼睛。

至于卡帕兰……

看白痴一样看着韩弃。

最后转头看着圣女

,无奈摊手:“殿下……拖延时间,或者戏耍我一个主教,都于事无补的。”

“好吧我话还没说完。”

韩弃转头摊手:“我讲出了圣女开的条件,但是你不同意,我们就来谈谈过程,怎么让你最终同意接受。”

圣女重新闭上眼睛。

贝蒂将下巴托回看着他。

夜魔女好整以暇继续坐着。

看着韩弃,卡帕兰整整衣服,平静开口:“说吧。”

指着圣女,韩弃轻笑:“我不知道你们整个针对圣女的计划但坦白说,虽然不至于多失败,可是很仓促,很多问题都没考虑到。”

卡帕兰一顿,不置可否:“继续。”

走到圣女旁边,韩弃坐下看着卡帕兰。

“她是带着任务来到罗曼帝国和魔兽山脉。是神的旨意。圣庭有多少人相信神还存在并指引世间前行不说不管不问,但是……”

韩弃看着卡帕兰:“表面上你们肯定不能不承认因为。这是圣庭存在的意义。如果连神都不信,都拒绝信仰并执行他的意志,你们存在的必要也就没有了。会被三大帝国连在一起推翻。神权和王权的争斗从来没有可以融合的时候。”

平静笑着,韩弃开口询问:“承认吗?”

卡帕兰终于正色看着韩弃,上下打量,点头笑着:“看来你这个弃儿果然有点独到之处,怪不得圣女殿下将你收下。”

韩弃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圣女。

圣女已经平静闭眼仿若未觉的休息。

但是弯起的嘴角,出卖了此时她的情绪。

东风公司总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飞秒激光
沈阳治疗盆腔炎方法
呼和浩特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淄博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