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末世到修仙 第八十五章阿爹醒来

2020-01-17 22:2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八十五章阿爹醒来

魏天修与中年人面对而立。双方的脸上俱是神色冷漠。

魏天修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手腕一抖,汹涌的剑气凝于剑尖,锋芒凌厉至极。那中年男子向前一步踏出,手中长剑发出凄厉的剑啸声,猛的点出,快而且精准,剑芒四溢,锁住了魏天修的周身大穴。“铛!”金铁交锋声刺耳无比,魏天修剑更快,搅碎了袭来的剑芒之后,重重的点在了这中年男子的剑身上。

两人战作一团,以快对快,锐利的剑气在地上割出一道又一道醒目的剑痕。周遭的树木被锋利的剑气冲击的枝断叶落。

“铛!”

中年男子的身体犹如受到重击般,猛的退后了几步,狠狠的撞在一颗大树之上,手中的剑几欲脱手,虎口处鲜血血流淌。魏天修斜斜的跨出一步,身体一侧,手中的剑接连的点出,如毒蛇般紧随而来,锋利的剑芒直刺,这中年男子勉强的举起了酸麻的手臂,挥剑格挡。喉头的鲜血再也忍不住了,顺着嘴角泌出!

他从头到尾看到了刚刚的一战,知道魏天修很强,但却没有料到强到了这个地步!他的心里发苦,这小子之前的一战分明没有用全力,而他就这么傻乎乎的撞了上来!

瞧着轻松解决了他手下的叶楚和战红衣一左一右围了上来,堵住了他逃跑的路线,这中年男子心知今日踢到了铁板,全军覆没已成定局。

中年男子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涔涔,眼露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三人,右手中的剑有些颓然的垂下,左手向着胸口处捂去,似乎完全丧失了斗志,一副已经放弃了抵抗的模样。

魏天修皱起了眉头,突然出剑,剑芒一闪,斩断了这中年男子的左手。一个黑漆漆的铁疙瘩从这中年男子的断掉的左手里飞了出来。魏天修剑尖一送,抄住这铁疙瘩。手腕一转,卸掉其上下落的力道,轻柔的一抖,小心翼翼的伸手抓住这铁疙瘩。

“雷震子。”魏天修缓缓收剑,托着这铁疙瘩,递到叶楚面前,示意她看清楚,淡淡的道,“会爆!很危险。”

叶楚看了看这铁疙瘩,木然的“哦”了一声。心里颇有些抓狂,很危险是多危险?!

已经进入了解惑模式的战红衣,暼了一眼这铁疙瘩,指着铁疙瘩上的一小块凸起,道:“看这儿,一按下去,就会“轰”的一声爆开。就这么一个小东西,方圆一里之内,任你什么修为,“轰”声一响,也得碎成人渣!”

“呵呵……人渣……呵呵……”这异界加强版的手榴弹,带给叶楚的震撼,远远极不上战姑娘的一句话!

看着这中年男子一心想要同归于尽,与敌皆亡的狠辣,魏天修也懒得与他废话,左右与魏天修有这么大的仇怨,又花的起这么大一笔钱的,不过就是魏天杰一人而已。

三人收刮了一下战利品,运气还算不错,除了一些金票,一人还得了一个雷震子。留下满地的狼藉,三人一狗扬长而去。

不大的一个厅里,整理干净了的战红衣顶着一头狗啃似得头发,正在眉飞色舞,指手画脚的对战齐讲述此次的冒险旅程。

叶楚脸色阴郁的走了进来,忍了许久,甫一开口,还是没有能压抑住语气中的颓废和丧气。“我阿爹的身体越来越差了,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

见到叶楚这样子,战红衣眼中闪过一丝哀伤,面露不忍之色,揽住了她的肩膀,拍了拍。

战齐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满是褶子的脸皱成了一团,道,“这毒药的药性恶毒至极,就如同水泵抽水般,抽取人体内的一切能量自我壮大,再多的灵药服下去,最后都只会成为它的养分。但却又能吊着人的最后一丝生机,让人不死不活。毒,不能解。你阿爹现在完全是靠着这毒药吊着命,毒若解了,你阿爹……”他睁开了眼睛,有些迟疑的道:“返魂丹的药理本就是损有余而补不足,以身来补神,自然免不了对身体造成伤害。若是你阿爹只是昏迷不醒,自然是药到病除,身体上的亏损也总能补回来。但现在只能恢复清醒,身体却是没有办法了!”

饶是已经知道阿爹的情况不妙,听到这番话,叶楚还是止不住的一阵哆嗦,心头又气又急,“也就是说,我阿爹后半生只能这样不死不活的躺在床上,靠着灵药续命?”

战齐看着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尊师也没有办法么?”

“师傅他老人家,并不擅长丹道……”

闻言叶楚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嘴唇紧紧的抿着,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师弟!”扶着叶楚的战红衣对着战齐使了个眼色,对着叶楚道,“小楚,你别着急,咱们这次不是得了好些灵药么,先给叶大叔用着,慢慢的再想办法,只要人还在,就一定会有办法的!”她有些哽咽,顿了顿,“叶大叔还等你来照顾啊!小楚,你冷静下来,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

叶楚一怔,看向身旁担忧地看着自己的战红衣,脸色缓和了下来。

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叶城的头有些昏沉的想着,他全身十分的绵软,四肢酸痛无力。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叶城的眼皮微微的颤动了几下,最终睁开了一条缝隙,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有人影在晃动。

微微动了动嘴唇,叶城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叶城又惊又急,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一个清朗的声音抚平了他的焦躁,“阿爹,我是阿楚。莫急,你只是睡的太久了,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叶城努力的张大眼睛,入目是叶楚眼眶泛红,满是激动的脸。

看着这张不再稚嫩,明显经历过风霜的面孔,叶城的眼角微微湿润,吃力的抬了抬手。

叶楚握住了他的手,“阿爹,你身上的余毒未清,所以才会没有力气,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又会龙精虎猛,带着我们练拳了!”

叶城的手指在叶楚的手掌中动了动,眼神有些焦虑,嘴唇微微动了动,叶楚心中一涩,低下了头,掩住了眸里的阴郁,替他掖了掖被角,摸了摸手上的乾坤戒,温声道,“哥哥那里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带他回家的!”

微微现出一丝笑意,叶城又皱了皱眉头,嘴唇微动。

拍了拍叶城的手,叶楚微微一笑,“阿爹,我已经是天武者了,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全。”

心中虽然杀意凌冽,阴冷一片,但叶楚的脸上却始终带着微笑。她心头恨毒了那些人,她的家彻底的被毁掉了。哥哥受尽折磨惨死了,阿爹只能够在床上躺着度过他的后半生。即便是她已经进阶筑基,对这样的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往事不可追,来日尤可期!叶楚的脑海中闪过从展博几人身上得到的令牌,深深的记在了心底,这个仇,只杀几个小喽啰怎么能算完,她一定要好好的回报回报这整个宗门!

看着叶城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叶楚坐在床头,慢慢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挑挑捡捡的说给他听。

絮絮叨叨了半个时辰,见着叶城的精神萎靡了下来,眼中透出了疲惫,叶楚摸了摸他苍白的脸,放柔了声音,等到他闭上了眼睛呼吸平稳了,叶楚方才起身离开。合上房门之后,叶楚无力的倚在门上,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床上的叶城猛地睁开了双眼。

努力的睁大了眼睛,泪水还是止不住的顺着眼角簌簌而下,叶城的眼中一片凄然,阿楚从来都不擅长撒谎!从阿楚刻意避开他的眼神的那一刻,他就心知阿楚已经找到了阿乐,而阿乐已经不在了。

过了好半天,宣泄了些许悲伤的叶城才振作了起来,细细的查看自己的身体的状况。叶城的面色陡然变得煞白,他体内的经脉干枯萎缩,寸寸而断,丹田内不但空空荡荡,一丝真气也无,更严重的是整个丹田像是风干的皮革般,毫无弹性,布满裂痕。

气血一阵的翻腾,叶城咬紧牙关,将涌上来的鲜血用力的咽了下去!叶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激荡的心绪竟是陡然一收,整个人瞬间平静无比。

随着叶城躺在床上一日一日的衰弱下去,叶楚一日一日的沉默阴鹜。叶楚几乎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默默在床前守着,在一个深夜里,叶城没有留下任何话语,悄然而逝。

瞧着叶楚越来越消瘦憔悴,趁着魏天修来探望的这一日,战红衣死拖活拽着一定要叶楚上街逛逛。魏天修在一旁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帮腔,叶楚虽然不太想去,但到底也知道如今自己的状态不佳,也不愿意驳了小伙伴儿们的好意,微微颔首,表示了同意。

叶楚三人出了武元学院,径直向着坊市而去。几个武者见着他们出来了,探头探脑,鬼鬼祟祟,远远的坠在了后面。

心情抑郁的叶楚,淡漠的暼了他们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冷冷的杀意。

青岛市立医院怎么样
两当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临沂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徐州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