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云中之瞳 第三卷 天秋月满夜千里 九十二 当时共我赏花人

2019-12-02 13:1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中之瞳 第三卷 天秋月满夜千里 九十二 当时共我赏花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莼之大叫一声,从床上弹起。天宝却瞬间不见踪影,原来是做了一个恶梦。

扭头一看,天宝并不在床上,不知去了哪儿,莼之愣了半晌,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象从前一样,安稳地和天宝同居一室了。

这时,阿卉在门外叫道:“二哥,二哥,你在吗?”

莼之抹抹额上的汗,定定神去开门。

阿卉手里拿着一朵奇怪的花站在门口,花朵间有一张人脸,眼鼻口俱全。

莼之知道鹊山奇花异草多,也不为意:“你探头探脑的,是想进来吗?”

“嗯,我来看看你和大哥。”

莼之请了阿卉进屋,倒了两杯茶,自己先喝了一口,疲倦地问:“这是什么花?”

“这是,这是,开心花。用来玩的,就是我问你问题,如果你说的答案,它听了高兴,就会冲你笑一笑,如果它不高兴,就会哭了。”阿卉伶牙利齿地解释了一番。又问道:“天宝哥哥呢?”

“我不知道。”

阿卉道:“那,我们先来玩这个花吧。”

“可是我很累。”

阿卉下意识地低头去看那花,莼之惊讶地发现,那花居然啪地打开,花蕊中的嘴,微向上翘,眼睛弯成一道桥,竟成了笑嘻嘻的模样。

莼之脑中灵光一闪,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你这是一朵,测,测假话真话的花?白庄主让你来测我的吗?”

阿卉避而不答莼之的问题,只问道:“莼之哥哥,你别管这是朵什么花,你只要告诉我,瑶姑姑是不是你杀的?”

莼之叹口气,摸摸阿卉的头,道:“事非经过不知难。人心复杂,你别再问我了。”

阿卉不依不饶:“我们三个在月亮下行了滴血结拜之礼,约好了要吉凶相照、祸福相依、死生相托的,你们都不肯说真相,算的哪门子吉凶相照?”

莼之仍然不肯说,闭目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阿卉低头去看那花,花的嘴唇向下撇,啪啪啪掉了两行泪,显然莼之是知道真相的。

“你在撒谎!这花说你在撒谎。”莼之再看那花,已然枯萎。

“听到假话,这花就会死的!你撒谎了,莼之哥哥!”

莼之苦笑道:“你去问天宝吧,他知道的比我清楚。”

阿卉气鼓鼓地说:“好,我就去找他。你不和我说真话,我再也不理你啦!”

阿卉走后,莼之愣愣地坐了很久,心知终有一天,自己要被逼得说出真相。这岂不是把天宝摆上台?事非经过不知难,天宝当时刺伤玉瑶情有可愿,只是他嫁祸玉琪太过下作。莼之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

此时,害怕被盘问的天宝一个人漫无目地地在庄中闲逛,逛到了哑叔住的小屋,推门进去。想了想又回身到屋外取了块抹布,想擦一擦家具上的灰尘。再进屋时,见屋内家具灰尘并不多,仿佛昨天有人擦拭过一样,心想:“是谁会来擦桌子?莫不是师父回来了?”又摇摇头笑自己:这怎么可能!心道,师父,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出了门往山上逛去,今天的鹊庄十分安静,仿佛连乌鹊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飞到哪里躲起来了。突然想到一件事,师父是能听懂鸟语的,如果他回到鹊庄,听到乌鹊们聊天,知道是自己杀死了玉瑶,会不会不听自己解释是为了救莼之和玉琪,而是直接打死自己?当时自己一念之差,认为反正是为了救莼之,所以将剑放到了玉琪手边,结果不仅被莼之看不起,连自己也看不起自己,这下好了,根本没脸见莼之,不敢回睡房,更怕面对所有的询问,以后可怎么办?边走边想,不知不觉走到了出事的松林边。本能地绕了过去,走着走着,走到了平日里见阿妍最多的地方——练功的湖边。

天宝坐了下来,回忆阿妍的一颦一笑,闭上眼睛,回想在这湖边闻到过的阿妍身上的清香,当日的情形历历在目,不由自主嘴角向上翘起,心道:“这些日子,真是我一生中最快活的。就是死了,也不枉来这人世间一趟。”

那湖水十分平静,天宝想起湖底睡着一条天山玉龙,记起在花涧集上阿卉说过,龙与牛成亲可生麒麟,与鲲成亲可生蛟与鲸成亲可生蜃,与狮成亲可生狻猊,与狮成亲可生狻猊,与狼成亲可生睚眦,与熊成亲可生貔貅,与鹰成亲可生大鹏。自言自语道:“小龙啊小龙,若是你现在与鹰成亲,生一只大鹏鸟出来,带我离开这鹊庄就好了。”

这时,湖里传来一声极轻的笑声,天宝吓得向后一仰,几乎要跌倒,忙用手撑住,声音颤抖地问道:“谁?”

湖里的人没有回答,又轻轻笑了一声。是一位少女的声音。

天宝全身都抖起来,又问了一句:“你,你是水鬼么?”

“你才是水鬼,我是鲛人。”

天宝想起在陌上见过的锦瑟:“原来这湖中也有鲛人?白师兄怎么没有告诉过我?”想起锦瑟美丽的面庞,站起来向湖水鞠了一躬:“姐姐请现身相见。”

湖中的人娇滴滴地说:“你到湖边来说话。”

天宝有点紧张,那鲛人又道:“你怕我吃了你吗?我们不吃人,人很脏的。”

天宝近前一步,湖心泛起一阵涟漪,隐约能看到一条和人一样大的大鱼向湖边迅速游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

“你猜啊。”

“你的声音这么美,我猜你叫仙女儿吧。”

那鲛人发出格格格的笑声:“你真聪明。我的确叫小仙。”

说话间,一个美艳的少女从湖中浮上水面,天宝瞠目结舌地望着她露出水面的面庞和上半身:“你,你长得真美。”

“嗯。我知道。”那少女直接了当地答道。天宝见她坦率如斯,笑了一笑。

少女歪着头:“和你的阿妍相比,我美还是她美?”

天宝细看那少女,一头海藻般的黑色卷发,完美的蓝色大眼睛,肤白如玉,皮肤象丝一般柔滑,红唇噘着,十分娇憨,和锦瑟一样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衣裳,浑身上下没有一滴水,也是个绝色美人。只不过,她身上的衣裳是黑色的,加之她气质邪魅,不如上次在陌上见过锦瑟清纯娇憨。心想,这鲛人怎么一股妖气?一时忘了问她是怎么知道阿妍的,结结巴巴地说:“自然,自然是你比她美,可是,可是我觉得,她更好看。”

少女翻了一个白眼:“瞎说八道。美和好看不就是一回事么?”

天宝却认了真:“自然不同。美是大家都觉得漂亮,可好看就是看着特别舒服,看了还想看,一辈子也看不够的,才叫好看,这个世界上美的姑娘特别多,但让人觉得好看得想看一辈子的,却不多。”

小仙笑得花枝乱颤:“你个小毛孩子还一套一套的。”

天宝突然想起一事:“我没听说过这湖中有鲛人,你什么时候进庄的?”

小仙眼珠一转:“说来话长,你先别管我了,你在这里唉声叹气的是想寻死吗?”

天宝黯然道:“或许真的只有这一条路了。”

小仙格格格地笑起来:“你想投湖啊?我在这里,你怎么会死得了啊?”

“你不让我死?”

“那倒不是,我是觉得你若是死了,会把这湖水弄脏。”

天宝悻悻道:“你说话还真直接。那我去别处死吧。”

小仙大笑起来。

天宝又问道:“这湖通向哪里?你从大海游过来的吗?”

“这湖不通大海,而是与山下的鹊湖相通,前阵子我受了伤,躲在鹊湖疗伤,有一天,闻到龙血的味道,就顺着游过来了。这湖中的龙血,疗伤是极好的,这里又舒服,就住了下来。”

天宝想起那日小白受伤之事,点点头:“你说这湖与鹊湖相通?那,我能从这湖里游到庄外吗?”

小仙摇头:“通是相通,只不过距离非常远,人类还没游出湖面,就会淹死了。”

“唉,那可怎么办?我又不能长一双翅膀,飞出去。”

小仙格格地笑:“你出去要去哪儿啊?”

“我出去,我出去要去找我娘。”

“你娘是谁?”

天宝想起在正始池中偷听到的事,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见小仙一双大眼睛一闪一闪地望着自己,摸了摸随身带着的寻亲花的种子:“我娘便是我娘呗。”

天宝摸着种子,心中寻思是不是应该把寻亲花种出来,等过几日花开了,就带着花走去找娘去,找到了娘,回到家乡好好过日子,也是好事。如果自己真是什么曼陀公子,能找到亲娘,岂不更好?可一想到若是走了,那以后都见不到阿妍了,心底不由一阵绞痛

小仙仿佛看出他的心思一般:“这些年人间很乱,失去亲人的讯息也是常事,听闻陌上花家有种异花,唤作寻亲花,种下这花,三天就可以开花,到时它就会带着寻亲的人,找到自己的血亲。”

“你也听说过寻亲花吗?”

“旧时我们在海中的山上开酒馆,过往的船只都会停泊,上岸找我们喝酒,天下奇闻异事虽多,我们倒都略知一二。”

天宝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事:“小仙,那今年你多大了?”

小仙翻个白眼:“女孩子的年龄不能问的。”黑色的鱼尾一摆,转身游开。又回身道:“天宝,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不然白沐阳定要抓我活活剥了皮去做药的。”

天宝点点头,小仙嫣然一笑,潜入湖底。

天宝又在湖边挨到天黑,也不敢回安泰阁,肚子咕咕地叫,寻思着自己总不出现,庄中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或许莼之这时已经说了呢?想到此处,心中焦虑起来,不由后悔那时一念之差,醒来后,将剑放到玉琪手里,假装与己无关。心想,自己被逐出庄去倒不要紧,阿妍会怎么看我?越想越着急,心想,我得去求莼之,永远不将此事说出去。

回到卧房,却没有见到莼之,屋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两人的床都整得十分清爽,包括自己的。想来是莼之象往常一样,帮自己整理了。不由又感动又羞愧,身上一阵热一阵冷,想起莼之过去耐心地教自己认字,给自己讲看不懂的道藏,半夜里给自己盖被子,结拜之后,他做到了对自己肝胆相照,自己却不假思索就做下了嫁祸之事,不由地抬起手来,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

五洲医院张玮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预约挂号
常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贵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
上海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