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遮挡号牌夜闯红灯北京郊区渣土车队疯狂裸奔

2019-06-09 03:4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发烧多少度吃退烧药
小孩发烧多少度吃退烧药
小孩子发热

10月26日,在朱辛庄小区附近的道路上看到,路上满是泥土,由于车辆的碾轧,部分道路已经坑坑洼洼,路面上形成了不少“泥疙瘩”。当车辆驶过,由于车辆颠簸,泥土便会随车飞扬,形成一团团黄色的“雾气”。

朱辛庄小区靠近地铁昌平线朱辛庄站,不少行人一出地铁就戴上厚度不同的口罩。一些机动车行驶起来,前后都被黄色的“泥雾”所包裹。

10月27日夜间,在朱辛庄小区北部的一条临时道路上,观察过往的渣土车,虽然没有出现鸣笛等声音,但路过车辆发出的轰鸣声依然让人的听觉感到不适。白天的“泥雾”并未消散,反而由于渣土车的频繁通过,变得更加浓郁。

“我都习惯了,哪怕是白天,也经常尘土飞扬。”家住昌平朱辛庄小区的王先生对此颇有意见。在不少朋友向他倾诉郊区空气比市区好的时候,王先生已经忍受了近三个月的“乌烟瘴气”。

王先生告诉,从7月底开始,在朱辛庄附近的北清路上,每到夜晚,就会有不运输渣土的车出行,结队运输附近工地的渣土。

“这些车一般每天晚上9点多就出来,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会消停。夏天的时候,根本不敢开窗户,临街的屋子每天都擦,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并且车辆驶过的声音非常大,还不时伴有尖锐的鸣笛。”朱辛庄小区的其他居民告诉,受这些车辆的影响,严重的时候,晚上根本无法入睡。

“我晚上下班,都不敢在路上走,非机动车道也经常被这些车倾倒的泥土占据。”王先生称,三个月来,来回跑的渣土车就是那么多辆,这些车从附近工地开出,多是有组织的,在双向车道经常能看到具有相同标识的车辆,但一辆是空车,一辆则装满渣土。由于渣土车多在夜间进行运输,这些车行驶速度通常非常快,很多都不加密闭顶盖,到了晚上,就像是在一团团“黄雾”当中行驶。

深夜

跟踪

20辆渣土车均未密闭运输

10月27日22时许,在京藏高速辛庄桥东侧,与朱辛庄小区毗邻的牛北路上,看到,双向车道被隔离带分开。由西向东方向的车道上,来往车辆并不多。在路边的绿化带旁,一辆标有“渣土运输”标志的货车正停在路边更换轮胎,在其车的右侧是遗落的土堆。

23时许左右,跟随其中一队运输车辆,来到朱辛庄小区北部的一处渣土车密集进出的工地附近。发现,在这段由南往北方向不足1公里的路上,22时50分至23时间,由北往南方向行驶的货车,均装载了高于车辆边栏的渣土堆。

在这10分钟的时间内,双向共通过约20辆渣土车,均无密闭顶盖措施。在前3分钟内,共有9辆车经过,其中5辆从工地装满渣土驶出,4辆空车返回工地。在整个过程中,每次车队约有3至5辆车不等,最密集的时候,1分钟就有3辆车经过。

在这条路上既没有路灯,只能靠车辆的微弱灯光进行照明。工地外,并没有明显的牌子注明是哪个单位在施工。在接近凌晨12时的时候,通过外墙,可以清楚看到工地内的挖掘机正在施工。

根据北京市相关部门规定,运送渣土的货车,必须加装机械式全密闭顶盖,确保没有扬尘和遗撒。在连续三天的观察发现,渣土车一路驶过,黄土撒落得到处都是,堪比“下雨”。在渣土车频繁经过的朱辛庄小区,最近的一栋房子距离小区只有不到10米的距离。

“一个工地应该就几辆车的样子,一整晚就这么来来回回运输,也不知把这些土都弄哪去了。”王先生告诉,他连续多日晚上下班,都能遇到这些车在这个工地来来回回地跑。

在进出工地驶往北清路的多辆渣土车中,记录下了多个车牌号码,除显示为京AN27××的车辆顶部挂有“渣土运输”的标志外,陆续有多辆货车没有悬挂标志,其车斗内也都装载着不同体积的渣土。

“别说PM2.5,我们天天都呼吸着PM2000!”在经历了雾霾天气后,附近的居民并没有盼到“顺畅的呼吸”。

共同

进退

遮号牌、闯红灯 对讲机通风报信

从工地驶出的20辆运输车上,基本为单个车斗的运输车,约有7成的车辆顶部装有白底红字的“渣土运输”顶灯。从工地驶出后,在北清路通过朱辛庄驶往定泗路的路上,渣土车数量开始增多,很多车辆并没有明显的“渣土运输”标志。并没有看到有车辆安装明显的示宽反光条,定泗路的路边商户林立,在交叉路口的树林边,成堆的渣土被倾倒在路边,原本并不宽敞的路,被遗撒的渣土弄得坑坑洼洼,对小型车辆的行驶非常不利。

在这些敞开车斗运输并超车行驶的渣土车中,其在主路行驶的速度会非常快,导致泥土撒落比之前更加严重。在这些编队行驶的车辆中,根据上的多个测速软件同时跟踪测试,这些车辆的时速均超过80公里,一辆车最高时速为93公里/小时。在驶入定泗路后约10公里处,紧紧跟随的“后八轮”车,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后,速度变慢,不断有其他运输车辆超车。

多数渣土车的号牌安装在车斗的左下方,而更有多辆高速超车的“后八轮”,其车斗后部并没有按照规定悬挂车辆号牌。车斗后面的白色大字车牌,由于泥土的覆盖,很难清楚地辨认出准确数字。

居住在附近的居民称,这些车辆多配有对讲机,形成一个车队,进行统一指挥。看到,在停下的车辆中,会拐入路边没有明显标识的工地,而再次出现时则是空车返回定泗路。统一装有白色顶灯“渣土运输”的货车多数走得紧密,在定泗路上行驶至10公里处的一个三岔路口,发现,原本顺序行驶的货车,有的停在路边,有的拐入不知名的小路,而到了大的路口,车辆则分散行驶。

“他们是有组织的,通过对讲机通信,很多时候,都是前后照应,抱团跑车。”王先生向提供了一些自己晚上回家拍摄的资料。在资料中可以明显看到,7月27日晚9时许,在辛庄桥西100米处,沿北清路从西往东方向,一辆牌照为京AE07××的货车正在使用对讲机进行通信,和前后车辆进行报信,在驶入定泗路10公里左右处,装满渣土的车辆继续行驶,而后空车返回。

除对渣土车运营时间和加盖密闭做出规定外,北京市还规定车辆车斗后板必须喷涂反光、放大的车号,并粘贴或喷涂反光示宽条。同时,渣土车还必须加装顶灯并在夜间打开,以便监管并提示其他车辆避让。

回应

举报

举报者需现场实时举报“抓现行”

王先生称,针对渣土车“屡教不改”的情况,他此前也曾多次拨打投诉,但效果并不好,这些车辆依然在夜间上演着“疯狂的赛车”。

2013年9月,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联合市环保局、住建委、交通委、交管局、城管执法局等部门向社会各界征求“加强建筑垃圾运输管理工作的建议”,启动全市建筑垃圾运输专项治理,规范建筑垃圾(拆除垃圾、土方)、砂石运输行为,严厉查处因违法违规运输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

就集中在渣土车夜间行驶存在的遗撒、超速行驶等问题,咨询了市政市容委、环保局、住建委、交通委、交管局、城管执法局等部门对此的管理情况。多部门表示会将此种情况进行记录并反映给相关科室。

城管96310的工作人员告诉,根据相关规定,大型运输车辆只允许晚上作业施工,如果出现渣土车违规运输,需要举报人在渣土车运输现场进行实时举报,城管方面24小时有专人值守,收到举报后会进行处理。

“抓住就罚,不抓就不罚,这些司机还是有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王先生称,即便是投诉和举报,也基本是事后处罚,不能强制车辆遵守规定,而很多居民觉得反映途径繁琐,容忍在另一方面也纵容了这些渣土车的违法行为。

凌晨1时30分,当离开朱辛庄地区时,仍有不少渣土车在与地铁昌平线平行的北清路上呼啸而过,留下的是绝尘而去的背影和漫天的黄土。

端五假期家居卖场再掀促销“风暴”
HACCP在生食贝类加工中的应用-ATP荧光检测仪技术文章
防爆电缆滑轨滑线的工作原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