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李善友酷6网已经不再是我的孩子7z7z

2019-06-19 09:57: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手握现金,背靠大树,却意外地离进入第一集团军的目标越来越远;历经一年多试错,终让酷6斩断脐带。但创始人离去,能让它命运反转吗?

【《中国企业家》杂志】( 王长胜)3月11日下午,在日本地震的同时,酷6也酝酿着一场人事地震。有传言称:创始人兼CEO李善友可能即将离职。

这一传言迅速在业内传播,并很快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酷6传媒的股价上有了反应,当天股价先是大跌15%,后来迅速反弹,收盘时仅下跌4.58%。与此同时,其控股公司、同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盛大络的股价也是冲高到48.88美元,创下52周以来的最高价。

传言在第二天进一步被证实,酷6传媒董事长吴征透露:李善友将辞去CEO一职。公告在3月13日晚间最终发布,称:李因个人原因离职,其职位将由盛大集团首席投资官朱海发代理。该任命自3月14日生效。当日,酷6传媒股价再度上涨16.10%。

是日上午,李善友在博客上写了一篇名为《撒尿去》的辞职记:影院里,无论剧情多么精彩,你都可以随时出离去方便一下,因为你知道,回来时电影还在那里,而且可能会更加精彩。人生则不然,出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大多数人不敢真的出离,终其一生纠结于一片场景。其实,人生剧场中,智慧地出离,会让你一辈子活成几辈子的精彩。若问善友何处去?撒尿去也!

李善友的出离,彻底结束了酷6长达5年的李氏时代,也结束了仅仅半年的陈、吴、李的三驾马车时代去年8月17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华友世纪正式发布公告,更名为酷6传媒。陈天桥即日起辞去董事会主席一职,现任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主席吴征担任公司董事长,酷6创始人李善友任CEO;同时,陈天桥将出任董事会新设的薪酬委员会、企业发展及财务委员会的主席。

这是一个互相制衡的结果:持有逾10%股份的李善友个性强,团队控制力也很强,适合CEO之职;大股东陈天桥退居幕后,仍掌控着薪酬与财务大权;而身为董事长的吴征,正如他本人坦言,其身份更像李陈之间的缓和剂。

如今,这种平衡再次被打破。

不再是自己的孩子

14日上午,陈天桥突然造访酷6总部,向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直接布道。陈首先驳斥了自己与李善友纷争的传言,然后勾画了一幅后李善友时代酷6愿景图:要从传播自己的独立观点(1.0)向每个用户有独立观点(2.0)转变,创造人人有独立观点的平台,重视用户传播与评论的力量,满足视频2.0的发展需求。

这与李善友想全力打造的大片模式截然不同。

在2009年底,酷6与盛大旗下的华友世纪合并之初,后者尚握有近5000万美元现金,无线及音乐业务剥离给盛大后,又获得了3724万美元的现金。

拥有大笔现金之后,李善友宣称,要在2010年投入3亿元,在版权、带宽和新媒体内容方面同时出击,直面优酷、土豆等视频站,确立酷6在视频行业中的地位。当时,李还曾召集近百位搜狐旧部聚会,其勃发之情可见一斑。

不过,蜜月之后,李善友开始与陈天桥渐起纷争,缘由是酷6未来走大片模式还是媒体模式,陈天桥希望酷6可以放弃购买版权及经营带宽成本过高的影视剧路线,转向成本更低的视频资讯业务。这一战略遭到李善友为代表的管理层的激烈反对。最近甚至有消息传出,酷6管理层内部会议上,陈李二人产生争执。李让酷6高管对此做出站队选择。这一公然摊牌事件,直接导致了李的离职。

一位接近酷6的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陈李之间的私人关系还是不错的,至于所谓的路线之争也不是李离职的根本原因,无论是大片模式还是媒体模式,都没能挽回酷6持续亏损的趋势。所以,与其说因意见不合而离职,倒不如说必须有人站出来为酷6一年来的糟糕业绩负责。而这个人,只能是李善友。

折腾了一年的李善友,确实没能交出一份令陈认可的答卷。这一年,优酷上市、土豆实现单月盈利,背靠百度的奇艺迅速崛起,PPTV获得孙正义巨额注资,这一切都在说明,酷6离进入第一集团的目标似乎越来越远。

在李善友离职的10天前,酷6发布2010年财报显示,全年营收2030万美元;相比之下,刚上市不久的优酷为5870万美元。但投入方面,酷6的成本加运营支出却超过6000万美元,与优酷相当。这最终导致酷6亏损5150万美元,而优酷则为3100万美元。

更为严峻的是,酷6在去年底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2730万美元,其季度业务经营消耗则约为980万美元。这意味着在酷6持续亏损的情况下,资金只能维持三个季度的运营支出。

酷6CFO沈潇回应称,不排除再融资的可能。持续失血或者再融资,显然是陈天桥所不能容忍的,此时,在版权及带宽成本过高的影视剧路线以及成本更低的资讯路线之间做出选择,变得更加容易。毕竟,酷6营收方面增长缓慢,依赖盛大长期贴钱并不是办法。

而且,盛大主要业务游戏近期遭遇业绩压力,加之在文学、电子书、影视和移动互联领域内的各种举动,都不希望酷6牵扯太多精力。

酷6经过多次股权稀释之后,在投资人面前,李善友和他的创业团队已经失去了话语权,对陈而言,酷6只是盛大的一颗棋子而已。对李而言,酷6也不再是自己的孩子。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相比一掷千金的大片模式,陈天桥更看重的是酷dquo;

世界杯之后,酷6加速了视频媒体的概念。李善友曾经透露:陈天桥曾考察了所有的视频站,他想要打造一个传媒集团,而酷6的基因就是媒体。即便此时,李善友心里,也定有一个大片模式吸引着他。

在奇艺CEO龚宇看来,做大片还是做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投资人和管理团队意见不能有太大的差异。如果差异不可调和,这生意基本就不好做了。

最后的选择,当然只能是李善友的出离。李给出离加了一个定语智慧地出离。

值得回忆的是,在李善友出局前的某天半夜,陈天桥给李善友发了条短信:我决定全力把你打造成某某某,我觉得你应该比他强。

某某某指的是业内非常有名的投资家。李善友解释道。

疯狂的视频

李善友走了,陈天桥为酷6规划的未来,依然带有很多不确定性。

陈所描述的视频Web2.0,其实就是最早引起世人关注的视频站Youtube模式,该站与Facebook、Twitter、Google并称为互联应用的四大金刚。

所以,国内的视频站从诞生第一天就祭起了Web2.0的大旗。56、土豆、优酷、六间房、酷6等都是打着视频分享的旗号,推崇个人上传分享视频短片,极力打造拍客概念。

遗憾的是,即使是这样一个视频Web2.0的鼻祖,至今也未能交出一份令投资者满意的答卷。靠用户上传视频,虽然省去了购买版权的费用,但在服务器和带宽支出方面,其开支同样惊人。虽然被财大气粗的Google收归麾下,至今仍未盈利。

同质化的竞争,迫使国内视频分享站,必须找出一条新路。

这个时候,Hulu诞生了,这是一家由多家好莱坞影视公司合资建立的高清视频站,主打长视频,俗称大片。可喜的是,已经进入了盈利阶段。这也引得国内的众多视频站纷纷开始学习Hulu模式,最典型的是创业板上市公司乐视和百度旗下的奇艺。在优酷上市前,古永锵也放弃了中国Youtube的定位,将优酷的模式描述为Hulu+Netflix。后者同样是一家正版视频站,以点播付费或包月付费为主要收入模式。

然而,Hulu模式并不是很容易拷贝。因为美国的视频版权高度集中,基本上集中在几个好莱坞巨头手中,巨头之间又有十分成熟的行业协商机制,因此内容获取成本稳定、可预期。但在中国,有上千家影视制作公司,行业处于各自为战状态,因此一旦爆发视频版权争夺,正版资源的价格也会水涨船高。事实也如此,从优酷和酷6的财报来看,两家公司用于购买内容的成本均在30%左右,另外还有30%的成本用于购买带宽。

李善友在打造中国Hulu的路上走了一年之后,离开了亲手创办的酷6,酷6也将在陈天桥的规划下进行一次转型。而优酷、土豆、奇艺们还在继续烧钱维持。但在内容成本、宽带成本都居高不下的前提下,视频行业稳定可持续的盈利之路仍不明朗。

目前,摆在所有视频站面前只有三条路,大片、媒体和分享。无论那种模式,都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问题全行业烧钱,未曾整体盈利。

李善友走了,再次验证了那句话,不盈利的企业是罪恶的。这其实对他是解脱,真正痛苦的是陈天桥,一个自己看好而买入的希望,成为每年亏掉半个完美时空利润的包袱,那是怎样的一种锥心之痛。微博里,有人如此写道。

新零售o2o
注册微店网
微商城开通什么支付方式
分享到: